盲鳥闖進巨石陣

date
slug
blindbirds
status
Published
tags
summary
type
Page
二零二一

失聰

耳朵背後長了痘痘
我總期待有一天
它像所有上層建築
腐爛的結構一樣
破了
 

久而久之

明亮的冰川附近
原石成為殺手
蝌蚪愛上野狗
冷風偶爾
填滿平原的哀愁
把礁石拋向
期待落空瞬間的缺口
落地之前
如果我在愛裡流亡
你是最柔軟的枷鎖
 

末班列車
去向蒼白
只要再多延遲一天
累積失落
和潮水飢渴
共同溢出我危險的懸壺
 

紀念

狹窄之間
發呆
讓風在我身上寫下決裂的言語以後
將長髮剪去
在夏天
反射一寸正在潛行的日落
 

展覽

在城市裡裸奔
那一隻偷襲人類荒誕的
野豬啊
用撕裂拒絕圖像
用尖叫拒絕聲音
如果豬也自拍
那顯影便是一切展覽的門票
 

陣雨

暫停以前
用我的眼睛和酒瓶
裝滿腥味空氣
暫停以後
當我對你眨眼
就可以製造一場即興
一場不會消失
陣雨醉酒時候的演出
 

坐在你身邊看雲

月光呼吸
牽手旋轉著上坡
為海邊短暫戀人
製造一陣適合擁抱的晚風
初夏煙火和樹林喧囂合唱
在脫光的野草左右
像愛情一樣
淹沒她們也淹沒我們
 

水母

站著
看一座山丘壘起
偶爾暫停 偶爾快進
直到落日
我們的影子互相補全
在大地碎石里擁抱
成為一場展覽
成為末日最後的懸念
 

黑幫

大哥不在意
我昨夜的第二個春夢
他想知道
為什麼暴力不可以
讓街頭長出野花
讓乞丐寫出秩序
讓屋頂生出黃金
讓城市的羊駝衝出
虛假麻木困窘的人類重圍關心
讓攝影的權力崩潰
讓畫筆重新執掌想像
他想知道
為什麼我們的可憐慾望不在吶喊
而在堅定地銷聲
為什麼我們的精神座標不在此處
而在不老的遠方
為什麼我們的絕對愛欲不在他者
而在驕傲的自我
為什麼
大哥見過鮮血
但不曾擁有過鐮刀的溫柔
也不曾擁有過所有的答案
 

採珠

手機在眼睛里的倒影
凝結成兩顆珍珠
散落地鐵 環繞車廂
人群像一條剛出廠的恍惚項鍊
起風的雙眼彌散
驅趕生死疲勞
城市浪蕩子把珍珠重新排列 於是
灰白的海灘照亮灰白的人
灰白的人照亮灰白的機器
碩果累累 但顆粒無收
 

愛情

我們手上的死皮
打結成一副手銬
像蒼老的毒蛇互相纏繞
 

願望

我收集沒有人要的文字
爬上安第斯山脈
製作成酒 澆灌世界
 

不在場

一個城市那麼厚的雲
趁情侶自拍
夕陽在水里種了一棵樹
 

血腥

屏幕吃人
像巧克力一樣
一塊兩塊地把世界咀嚼
殘渣、數據廢氣
是所有單面人精准的自白
 

翁丁村

用眼淚架空一場山火
冰河邊葬禮連連
茅草越過我眉間
 

另一種文明

共享單車
在肥沃莊稼和野牛旁
堆積閃爍成棄嬰
我們聯合空洞的石窟
淹沒最後一公里
 

禮物

二月的雷雨
是春的一個懶腰
我懷抱著她過河
 

月經

巴拿馬國慶日和女孩月經同期
為了紀念
我寫了一首關於疼痛的國歌
 

局域網

一隻勤奮的蜂鳥
在雨水時節
建築了一座沒有圍牆的長城
蜂鳥和它的幻想
要扇動翅膀
要震耳欲聾
即使獵人的哈欠就是子彈
即使子彈的嘆息就是槍聲
 

二零一九

單戀

身份是冰島男孩
一天比一天融化得更多
在不遠的莊園
我一天比一天狂熱
 

日出劇場(三)

凌晨 我只擁有過大霧天氣
和一些破碎語句
趴著觀察你的晶狀體
一半空空 你的眼睛里
一半 我又臆想了自己
 

日出劇場(二)

緋紅海蜇
幕布遮掩石塊
海灘是外星人入侵後的遺跡
和野狗闖進賽馬道
植物舉起手電筒
我們抬起後腳跟
 

動物園

夜遊動物園
獅子每一次嚎叫
都是我每一次表白
 

一場遊戲

暗戀的重量
使枕頭塌陷
我們在平流層
玩一場你開槍我裝死的遊戲
依賴冷飲和麻辣掃蕩情慾
放大我的細胞
每一次分裂
就有一封關於愛情的信函喪生
晚安
我在你的大腦里
做一隻擱淺的海馬
 

浪漫

就是一場噁心的車禍
一場醉酒的迷思
橫行霸道的氧氣
才是唯一的約會對象
在緩行的春天
反抗呼吸反抗愛
 

處女艦

碼頭停著
一艘處女艦
船底聚集著
未受精的魚群
船開了 泡沫破裂的時候
我聽到魚的呻吟
 

殺死斑馬線

學校里的一個警察
負責讓學生不能沿著馬路直行
在十字路口強迫我們轉彎
為了反對這件事
螃蟹君和我正在策劃
殺死斑馬線
 

白蛇

養過一條小蛇
每天午覺時間
它就會乖乖地
變成我的眼罩
 

五月

梯田之下 一片唇印
掉色的口紅攪拌
濃煙滾滾 兩手空空
下次我出現在你面前
赤裸的雙腳
依舊一邊盤旋 一邊迷戀
而你會繼續
懷疑我的抒情
懷疑我窸窣的執念
幻想再見 再見
 

© Lost Wildland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