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更好的微信

date
Jan 28, 2021
slug
wechat
status
Published
tags
summary
微信 × 十三邀特別策劃節目觀後感
type
Post
 
看到微信×十三邀特別策劃:成為更好的自己這期節目首先是欣喜,感慨終於有學者開始討論微信,這款嵌入中國社會層層肌理的超級應用了,心想如此呼聲肯定會帶來更多人的警惕和反思吧。但是看完之後又有些失望,回看標題,哦,這是微信自己的十年特別策劃啊,驚覺其大部分內容還是以反思之名包裝起來的廣告話語。以下談談我對其中一些觀點的想法:
  1. 劉擎說:「微信,它是中性的」。微信大規模的審查,並且封鎖無數微信公眾號文章以及帳號主體,這種有選擇的封禁就是非中性,這種非中性的行為是在控制信息流動,背後存在著微信的意識形態。技術中立論者,會說微信是一把既可以傷人又可以切菜的菜刀,如何使用取決於個人,但嚴苛審查之下,微信本質是一把限制用戶只能切某種水果的刀,至於讓用戶能切什麼,即獲取到什麼信息,決定權在微信,及其背後看得見的手。
  1. 產品不可避免有自己隱匿的意志,這種不可見的意志體現在一個個可見的功能和設定上。學者、記者、媒體的任務之一應該是把這種不可見的意志盡可能分析明辨出來告訴大眾。對於微信而言,體現其權力的設計之一就是微信公眾號文章中不支持添加外部鏈接,也就是說在公眾號文章中除了「閱讀原文」一處之外是沒有辦法隨意跳轉到外部網站的,而至於超鏈接在網絡中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這種刻意的功能殘疾,限制鏈接的自由使得微信由此變成了一個更巨大的信息繭房和孤島。如果想破解個人的信息繭房,節目中劉瑜的建議是可取的,但要破解宏觀的微信繭房,則需要自覺出離微信,走向真正的「互聯網」。總結來說,這樣一個反鏈接的產品是和自由和開放沾不上邊的,遺憾劉擎形容微信是「便捷的、豐富的、開放的、自由的」。此外微信還有許多功能迷思,在此不贅述了。
  1. 「真正的自由是自己能夠把握自己,引導自己,而且向著更好的自我成長」此類話語很容易把「更好的自己」責任推向個人,當然用戶也需要為自己負責,但在面對龐大系統時,要求渺小個體做出改變是最簡單的做法,盤問系統並要求科技巨頭改變則是勇氣之舉。微信,應該怎麼把握?怎麼引導?怎麼改變?怎麼做得更好?這樣的質問應該前置,其背後關乎科技倫理,關乎社會責任。騰訊將「科技向善」做為自己的願景與使命,這是一種選擇,但這種選擇會不會成為一種流於形式的口號呢?劉擎希冀於「微信團隊把反思性的維度加入到用戶的使用中」,而我則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1. 節目中各學者的言說充滿了對微信唯一性的無意識強調,微信在今天中國社會是很重要,產品生態環繞用戶的吃喝玩樂住行等等活動。所有人都離不開微信。是嗎?合理嗎?我們需要反思的是,這種一個獨大產品壟斷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現狀是怎麼形成的?政治輔助、行業惡意競爭等等複雜原因是隱藏在「微信,作為一種生活方式」這樣宏大幕布之後的。同樣,學術批判難道不就是應該要掀開這一層幕布嗎?首先需要從破除微信唯一論的簡單體認開始。微信作為即時通訊軟件的身份,從任何意義上都不是唯一,有許多更安全且更優雅的替代品存在。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 2016 年曾經評估過 11 家通訊軟件科技公司在信息加密和人權保護方面的狀況,騰訊是倒數第一名,得分為 0。幾年過去了,微信,你成為更好的自己了嗎?
 
 
 
 
 
 
 

© 久堤 2021 - 2022